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古人靠梦断吉凶周文王用梦忽悠来天命梦在古代能杀人于无形

发布日期:2019-09-06 09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是小七,一个喜欢妖魔鬼怪的四川姑娘,一个沉迷于扯淡的萌妹子。这篇稿子来自于知北游。

  我国古代对梦感到很神秘,而且认为梦是神的昭示,能预兆吉凶,看看《周礼·春官宗伯》里,专门设有“占梦”这个官职,说:“大卜所掌,先三兆,后三易,次三梦者,筮短龟长,梦以叶卜筮”,把梦和卜、筮放在同等的地位,可见对其重视。

  周文王在程的时候,他老婆太姒做了个梦,梦见商朝廷中全是荆棘,太子发(即后来的周武王)把西土周人的梓树移植到荆棘中,都化成了松柏棫柞。太姒惊醒了,就把梦境告诉了周文王。

  本来就野心勃勃的周文王开始小题大作,用老婆的这个梦来大作文章——请注意,可笑就在这里,这个梦不是周文王自己做的,而是他老婆太姒——举行了各种隆重的祭祀,然后在明堂上专门进行了占梦,最后认为是这个“吉梦”,昭示着周人要受天命灭商有天下,于是周文王就把这一年当作自己受命的元年,全体周人竟然也都信了。

  可毕竟这事儿过于弱智,在一些文明人看来简直就是荒唐可笑,不免会遭到非议,伯夷、叔齐就讥笑周文王父子“扬梦以说众,杀伐以要利”(见《吕氏春秋·诚廉》)。

  话说回来,周文王当时也只能这么搞,周人本来就是戎狄出身,没有什么文化,属于野蛮人,他们的文化大部分都是从殷商那里学习、继承来的,那已经是殷末的事情了。当时大家都没文化、没头脑,周文王想不出好法子,周民众也无知好骗,一个梦足以忽悠住众人。要是在文化发达的殷商,这个恐怕就不好使,至少连伯夷、叔齐都蒙不住。

  问题在于,周文王这个忽悠增强了周人灭商夺天下的信心,最后还在他儿子周武王那里成功了!自然周人对太姒的这个梦更加笃信不疑,周史官就把这事儿记录下来作成了一篇书,叫《程寤》,收在《逸周书》里,可惜在流传中遗失了,后来出土文献清华简里有这篇,才让大家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。不过从文意看,这个梦似乎是上帝降给太姒的,而不是有专门的梦神。

  古人认为梦的产生是人身的精气运动,导致魂魄离开身体与神灵往来沟通,阴阳相感形成了图像显示在睡梦中,所以梦就有预示吉凶的功能,因此古代专门设立占梦官来负责解梦。

  占梦之官的职责是“掌其岁时,观天地之会,辨阴阳之气,以日、月、星辰占六梦之吉凶。”古人把梦分成了六种:正梦、噩梦、思梦、寤梦、喜梦、惧梦,这些梦有好有坏,比如“正梦”根据郑玄注是“无所感动,平安自梦”,这是好梦;“噩梦”根据杜子春注:“噩当为惊愕之愕,谓惊愕而梦”,就不是好梦,直到现在说不好的梦还是“噩梦”。占梦就是要对帝王君主做的各种梦做出判断,从中分析、预言吉凶。

  占梦的有梦书,《周礼》说“掌《三梦》之法,一曰《致梦》,二曰《觭梦》,三曰《咸陟》”,《致梦》等就是梦书的名称,当然古代流行的绝对不止这三种,而是有很多梦书,《汉书·艺文志》里就有《黄帝长柳占梦》十一卷、《甘德长柳占梦》二十卷,到了《隋书·经籍志》里就更丰富了:《占梦书》三卷(京房撰)、《占梦书》一卷(崔元撰)、《竭伽仙人占梦书》一卷、《占梦书》一卷(周宣等撰)、《新撰占梦书》十七卷、《梦书》十卷、《解梦书》二卷、《杂占梦书》一卷,六合现场开奖结果,这些都是占梦书。

  《汉书·艺文志》特别说明:“众占非一,而梦为大,故周有其官”,认为所有的占卜之中,“梦”是最重要的一种,所以周代专门设立占梦的官。直到现在还有《周公解梦》之类的书在世上流行。

  我国古人这么重视梦,可在先秦两汉时期并没有“梦神”这种神祇,这点不如希腊神话。

  希腊人也很重视睡梦,他们的神话里就有“睡神”、“梦神”,还挺多,说睡神修普诺斯和黑夜女神尼克斯生了三千个儿子(一说997个),这些儿子就是梦神,统称为“奥涅罗伊(Oneiroi)”,比较有名的有摩尔甫斯(Morpheus)、福柏托尔(Phobetor)和凡塔索斯(Phantasus)三位,可以给人托梦,预言吉凶。

  可我国的古代神话里就没有这类说法,云梦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甲种里记载了一个神叫“[豸今][立奇]”,根据《古文四声韵》所引《古文老子》,第二个字就是“奇”的异体字。在《日书》乙种里叫“宛奇”,《白泽精怪图》和《后汉书·礼仪志中》里叫“伯奇”,是“食梦之神”,就是专门管吞噬恶梦的神,所谓“伯奇食梦”。

  就是说人如果做恶梦,就披散头发面向西北坐着念咒祷告,让恶梦走归宛奇那里,让宛奇把恶梦吞噬掉,这样就不会再做恶梦了。

  这个宛奇似乎也不是主管梦的梦神,而是负责吞噬恶梦的神,它大概是比较早出现的一个与梦有关的神灵。

  再早的记载就没了,似乎这个说法是唐代才有的。但是明代的书,如《说郛》、《广博物志》、《琅嬛记》、《玉之堂谈荟》等等,引这个说法都说是出自宋代无名氏的《致虚阁杂俎》,又称《致虚杂俎》,内容是:

  可那句咒语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不过从明代以后,人们就相信梦神就是趾离了,所以一些文学作品里就经常出现,主要见于清代人的作品里,

  都是以“趾离”为梦神,这个说法被广泛应用是在明清之际,说明它出现非常晚。

  “趾离”的名字不知道啥意思,怀疑就是“支离”的谐音,“支离”就是残缺不全、散乱无序的样子,人的梦就是这样,一般都是一些破碎的片段,并非一直是个完整的故事。

  可事情还不止此,古书里还有个“善梦神”,似乎是主管好梦、吉梦的神。《广韵·上声·马韵》有这么个记载:

  其中那个二木中间夹个盍的字,《广韵》注音“常者切”,读音如“社”。后来的一些韵书、字书如《五音集韵》、《音韵述微》、《佩文韵府》、《骈字类编》、《叶韵汇辑》、《康熙字典》等书里都收有这个字,也都是说用为善梦神的名字,除此之外,就没别的用途了。

  首先说这个怪字在金文里就有,见西周初期的禽簋(《殷周金文集成》04041),从林去(盍)声,就是“盖”的古文,在禽簋里称“盖侯”,“盖”是国名,就是商奄的“奄”,盖侯是盖国的国君,又称奄君,因为“盖”、“奄(掩)”音近义同通用,不知道《仙经》里为什么会读“社”音。

  其次是“宜shè”这个名字,根据《广韵》等书的注音,很可能就是读“宜社”,《尚书·泰誓上》:“予小子夙夜祗惧,受命文考,类于上帝,宜于冢土。”孔传:“祭社曰宜。冢土,社也。”《礼记·王制》:“宜乎社”也是这个意思。根据《泰誓上》可以知道,周武王说自己受了父亲文王的天命,夙夜害怕,去祭祀上帝和社。可能古人为了求得好梦、吉梦,会去祭祀社神(后来的土地神),所以《仙经》里说善梦神名“宜社”,只不过他用了个很冷僻的字代替了“社”字。

  善梦神的这个记载出现也不古老,《广韵》是北宋时期编纂的,说出自《仙经》,可不知道这个《仙经》是什么时候的书,大概也是唐、五代时期的道教著作,它又给创造了一个梦神的名字。

  以前有位朋友对我说中国有睡神,其依据是明代徐应秋《玉芝堂谈荟》卷四“人身神名”里说:

  其实这个记载是不可靠的。徐应秋说他记载的这些“人身神名”都是出自道书,可查查《云笈七笺》等道书,根本不是作“睡神”,而是作“肺神”,如:

  好了,就举这些吧,可以知道《玉芝堂谈荟》里的“睡神”之“睡”是个误字,应该作“肺神”才对,在五脏中肺属金,金色白,所以说该神的颜色“纯白”。

  现在看到的《玉芝堂谈荟》多是《文渊阁四库全书》本,大家都知道《四库全书》弄得很差,里面错谬连篇,后世校订古书者很少有用四库本作底本者。《谈荟》的这个“睡神”应该是抄写《四库全书》的抄手抄错了字。

  中国没有掌睡眠的神,敦煌变文《八相变》里说有种“瞌睡神”,貌似是天竺的神,不是中国的;《西游记》里孙悟空会放“瞌睡虫”,可那毕竟不是神灵。

  传本古籍:《周礼》《逸周书》《吕氏春秋》《梦书》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《说郛》《广博物志》《琅嬛记》《玉之堂谈荟》《记事珠》《广韵》《古文四声韵》《云笈七笺》

  出土文献:《殷周金文集成》《睡虎地秦墓竹简》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[壹]》



上一篇:10月份全社会用电量3998亿千瓦时 同比增长61% 下一篇:倚天屠龙记苏有朋版周芷若在哪一集第一次打败丁敏君